以马会友 体验中西马术差异

作者:admin

2018-10-29 10:31

  北京时间1月24日中午,当当网召开媒体沟通会,董事长俞渝就CEO李国庆与“大摩女”舌战以及IPO定价等话题回答媒体的提问。俞渝赞同当当网IPO定价过低的说法,认为李国庆话糙理不糙,同时透露大摩已为定价过低作出口头和书面道歉。i美股分析师与其他媒体记者一起参与问答,以下为问答要点整理:

  提问:有没有因为李国庆和“大摩女”舌战的事情,给你带来什么委屈?比如今天召集的记者发布会。

  俞渝:国庆星期天发的微博,当天晚上有朋友电话告诉我。我第一反应是挺尴尬的,他毕竟是个成年人,骂了脏话。星期一对我来说,的确是比较纠结的一天,因为我要在星期二去上海参加一个活动,录个电视节目,另外见5-6家媒体。周二话题本来很早就准备好了,但周一在想这次肯定躲不过去(要谈及舌战事件)。后来过了星期二我就不觉得有什么事了。

  俞渝:这事是很多爱看热闹的同志在折腾,倒没折腾我一个礼拜。如果说当中有什么经验教训,我更希望今后中国公司在上市这个事情上,多找一些参照系,多吸取一些经验。这里面就像医患关系一样,一个病人一生只有一次阑尾炎,但一个医生一年要做500个阑尾炎手术,存在信息不对称的问题。作为一个公司CEO在上市的时候,(必须考虑到)怎么去克服信息不对称所带来的困难,然后为公司和股东获得一个更好的价格。如果这场微博之战能留下什么正面的东西,我希望是这个。

  俞渝:李国庆已经用公开的方式进行投诉了。另外,在我看来上市的事情做完了,价格这个事情摆在桌子上。现在有两条路选择,一是和当当网同事一起把公司往前推;二是我们花很大的精力在这个事情上追诉。我更愿意用正面的方式,将当当的价值做到更高。除非是在极端的情况下,一般的公司是没有精力去纠缠这些事情。秋菊一个人打官司也就罢了,我们一个每天服务几十万人的公司,所有管理者的精力和时间只能用在和业绩最相关的事情上面。

  提问:李国庆曾在微博里要求大摩为IPO定价过低道歉,如果不道歉的话会继续爆料,请问是不是已经就这个问题向大摩做了沟通?

  俞渝:大摩已经道歉了,为他们定价的判断进行了口头、书面道歉。他是不是继续爆料这个事情我不管。

  俞渝:我个人骨子里特缺乏阴谋论的元素,谁阴谋谁,我无法评价。但对公司来说,卖股和卖房没两样,你辛辛苦苦赚钱买的房子,通过一个中介将房子卖掉,到时候发现,中介拿你房子去卖的几个小时里,房价涨了80%。这事情搁谁身上,谁也不舒服。人性当中,谁对钱都有敏感计较的成份。这里面有多方的利益,一个公司的利益,IPO价格越高,对献售股东收益越多;一个是投行的利益,而投行的利益是分裂的。一部分是IPO股价高了,他们做上市这部分,所获得收益也高;但另一方面,投行的其他部门,面对的是基金客户,IPO价格越便宜,基金客户获利约多。所以这里是公司、投行、基金多方的利益博弈。

  一个银行里有很多部门,有的是挣上市的钱,有的是挣基金的钱。这里有防火墙,但是也有穿越防火墙的时候。

  俞渝:这个问题就像假如你还可以重新活一次,你还选择做男人或者女人吗?当当目前没有增发的需求,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增发。而投资银行的变动也很大,几年前顶尖的投行,现在也不一定存在了。

  提问:这个事情发生以后,有很多评论,除了行业内的人,也有用户,这个事情对于当当网本身,是正面还是负面的?

  俞渝:从当当网销售额来说,我看不到什么影响。在微博上发言讨论的人,决定他们今天买什么,我并不觉得会受这个公司的CEO说了什么影响。

  俞渝:我个人不相信那几个人大摩的员工,因为大摩参加当当上市项目组里,半个女的都没有。上市项目组其他机构的女员工,基本不会说普通话的。你要让我楞猜,我只能说是网上的闲人。

  俞渝:假如有个时光倒转,我可能会选择荷兰式拍卖,我觉得那是个很诚实的交易方式。IPO当天,纽交所的交易员告诉我,他们好几十个交易员围成一圈,半天不能开盘,谁都怕吃亏,谁都不肯出第一个报价。一个股票当时不能开盘,这是一个很少见的情况。

  我觉得李国庆敢这么讲话,他觉得当当的业绩非常好,他的确敢说话很牛,也很有底气。如果一个企业CEO很有底气,那还是用荷兰式拍卖,像谷歌一样,尽管方式做得很少,但是一个让参与者认为更诚实的报价体系。

作者:admin 编辑:admin

版权声明:本文系凤凰彩票_凤凰彩票真的还是假的?_凤凰彩票官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