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震开桌球室 周慧敏操杆做“招牌

作者:admin

2018-10-31 23:34

  (电子商务研究中心讯)“这两个人都能独当一面,但是不应该在同一家公司,这是对当当网复盘后发现的最大问题。两个人都太强,1+1是小于2的。”3月20日,离开当当网12年的前业务总监戴政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戴政此时正在旅游领域创业,一身随意的穿着,伴随着大嗓门,平均30分钟一个会议,工作节奏非常快。

  戴政表现的快节奏与前东家当当网截然不同。1999年,李国庆、俞渝夫妇创立当当网,它曾位至国内最大的B2C电子商务网站,然而,19年后的2018年3月9日,A股上市公司天海投资一纸标的资产为当当网的重大资产重组公告才令很多人意识到,曾经的电商巨头已淡出公众视野许久。

  实际上,当当网离职的不少早期高管后来成为了中国互联网弄潮儿,从这些人的出走或能窥见当当网的一些内部问题。

  3月21日,本报记者来到当当网北京总部,通过采访发现,这家互联网企业嵌入了很深的文化价值观,信奉推进国民阅读意义深远。这一点既成为当当网能在图书行业尤其在上游建立起稳固的资源优势的基础,同时,也成为了它后来无法如淘宝京东等巨头强势扩张的羁绊。

  2004年4月,中国互动媒体集团的CTO戴政加入当当网做市场总监和广告总监。与外界对李国庆和俞渝夫妇的猜测不同,在戴政看来,李国庆和俞渝胸怀够大,人也很好,但是两个人不该在同一家公司中。

  在公开报道中,可以检索到李国庆因为一次股权关系提出过辞职。但戴政向记者透露了李国庆的第二次辞职始末。

  2004年底,在当当网总裁办年度总结会上,由于2004年整体业绩没有完全达到预期,董事长俞渝对李国庆以近乎质问的语气说,“怎么没有完成?”在一分钟沉默后,李国庆就当场向董事长提出辞职,第二天,没有来公司,但第三天,又回来了。

  戴政那时就意识到这或是夫妻俩处理问题与交流的方式。企业领导做决策,要考虑数据、市场环境、品类、竞争对手等一系列因素,但对于当当,夫妻关系也成为影响决策的因素之一,这本是应避免的。“你很难说对和错,但是它和其他公司是不一样的。”戴政表示。

  一位当当网员工对记者肯定了李、俞的平日为人:李与俞性格比较宽容,“当当就是太民主,这可能也是做书的这类人的特质,就是很能包容。”

  当当网曾吸引了很多优秀的互联网创业者。戴政2005年底离开当当网,加入去哪儿网,成为其创始人之一,后来又创办了教育网站决胜网,如今回到OTA领域创业;蔚来汽车的CEO李斌也曾在当当网任职;当当网前副总裁高翔离职后打造了儿童教育O2O平台摇篮网,在其资本化后出任国美在线CEO,如今是赛伯乐投资高级合伙人。

  “当当走到这个地步一点儿不意外,肯定是意料之中。”高翔对记者表示。尽管当当网的系统是由他主持搭建的,并曾负责当当网的客服物流运营等工作,但高翔坦言已很久未关注当当网,平时购物也是通过京东。

  经记者追问,高翔表示:“(当当网走到今天这种局面的)原因肯定是管理者的能力和机制问题。”

  戴政认为每个公司都要付出一定的试错成本,如同要真正了解目前大火的区块链,就得去买点币体验所谓“人间一天,币圈一年”的说法。但是 ,“在当当网,对我来讲最难受的一点是没有任何试错的机会。如果我要试错,可能两个老板一管我就不敢了。”

  图书包裹实际也相当于广告载体,或能进行变现,但是这一想法未能得以尝试,“也很难讲他们当时的理由,比如说广告业务不是我们的核心业务等类似说法。”戴政也曾提出,在包裹中加入当当网的百货品类商品有助于提高用户的复购率,但也未能尝试,他因此认为可惜。此外,戴政表示自己作为高管有KPI考核,但当当网责权利不明确让人感到痛苦。

  “只能是说夫妻俩过于小心,归根到底还是双巨头体制,如果是一个人的话可能会更好一点儿。”戴政表示。

  不过上述当当员工则提供了另一版本:“我们是一个容错的公司,允许你犯错。”

  3月17日,A股上市公司天海投资发布公告表示 “交易方式将涉及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并视情况进行配套融资,具体方案正在沟通和协商、论证中”。

  外界认为,当当网错过了两个重要机遇,和腾讯。据悉,亚马逊曾提出以1.5亿美元收购当当网,不过未能谈拢。

  据一位当当网前高管对本报记者说,根据他获得的各方面信息,价格大概在1亿~10亿美元之间是可以谈的,分歧在于控股权问题上未达成一致。亚马逊意在控股,而李、俞不同意。据悉,李国庆早期时向股东提出将股份返还给管理层,据该高管透露:“在2003年连20%的股份都希望往回收,那一次投资人都比较生气。所以从亚马逊提出控股的角度说,他们是不能接受的。”

  “不可能有10亿(美元),应该有个范围。”高翔表示。2003年12月,高翔与李国庆、俞渝一起去西雅图与亚马逊谈判。但对这一情况是否属实,高翔表示,具体细节,他已忘记。

  根据公开报道,2014年与腾讯洽谈失败,症结同样在于股权上,腾讯希望占股33%,但当当网方面只愿出让25%,腾讯遂转向投资京东,也使当当网日后产生了一个有力的竞争对手。

  对于天海投资这一可能性归宿,戴政颇为意外,“当当再怎么样也应留在互联网体系中。”戴政认为,如果按照横扩逻辑,“委身”电商业务匮乏的58集团或主打穿戴的唯品会也可以。若按上下游纵扩逻辑,百度供应商资源少,但有流量做电商也可以,顺丰有物流,也是电商的上下游。

  戴政认为当当网原本能在互联网体系中找到好归宿,但如今“既不是B,也不是A或T”。

  上述当当网员工对此表示,如今互联网企业正通过新零售等方式寻求与实体产业结合,并不是说卖给互联网企业就好,或者就不好。尽管拒绝资本,但是当当网也衍生出自己的生存逻辑。她表示,目前业务发展、市场投入态势都是向好的。

  平时工作中上述当当网员工并未发现有任何异常,突然被通知公司正进行收购洽谈,也感到有一点儿意外。“很难想象一个卖阅读或者卖文化的品牌,在资本的层面会怎样厮杀,怎样去吹嘘自己。”该员工对记者回应外界唱衰当当网时表示。

  “李国庆其实并不是一个世俗意义上的商人,还是有一点儿文青的感觉,比较自我,也比较理想主义。”上述员工表示。

  李国庆和俞渝都是爱书之人。上述高管提到了一件小事,曾经大伙儿在上岛咖啡聊天,咖啡馆里会有很多杂志,这夫妻俩会看杂志并且把其中非常有观点的地方剪下来。他认为,二人对于学习是有痴劲的,这值得学习。

  李国庆习惯早睡并早上七八点醒,而俞渝晚上三点左右才睡。因此,作为高管,一天中长时间需与老板夫妇保持沟通。“就是把每个人用尽了,这些事没有亲生经历过的人根本想象不到。”戴政表示,自己刻苦的工作精神就是从这时锻炼出来的。

  而戴政表示,“有一句话是‘其实不是你不努力,而是时代淘汰了你’,这个时代让这夫妻俩走到了完全不同的路径上,但是不能说他们是错,只是说这时代让当当网最后到了海航体系中,就很奇怪。”

  对于戴政来说,不能夫妻共同经营与要明确股权关系是在当当网任职的重要收获。2003年10月,李国庆第一次辞职其实也与股权关系未理顺有关。

  高翔表示在当当网的经历实际并未为他带来太多创业上的经验。高翔认为当当的命运应给市场留下的启示是:想把企业做好,要学会分享、重视创新。

  尽管如此,不能否认“掉队者”当当网对提高人们意识到阅读的必要性起到了正向作用。

  “就不是一个风口的生意,我们也没有想把它做成一个风口的生意。当时选择互联网,只是因为互联网是一个更便捷的方式。”上述当当网员工认为,定位为文化零售的当当网具有专业性,现在正在扶持优秀创作者,进行独家销售;与出版社也建立了相对长久的业务信任,此外,对于供应链管控严格,能根据选题或已有数据判断出将来可卖出多少本,缩小成本,并按照不同量分配到全国不同仓库中,在图书行业内,这些资源与经验并不容易打破。

  据悉,在仓储投入力度大,却无自建物流的当当网正跟顺丰开展合作,或为应对京东物流的便利性带来的市场竞争。

  在上述员工看来,想让阅读市场长期持续的话,还是要给它输入企业的耐心、情感与爱这些感性的价值观,如果没有这些,短期业绩攀升,但是资本也会让泡沫越来越大,终究有破碎的一天。这与李国庆对外多次表达的想法几无差异,但在吹捧“成王败寇”的互联网中,它显得格格不入。(来源: 中国经营报 文/李甜 李静)

  又到国际消费者权益日,电商中心再次启动“315网络消费维权月”主题活动,通过投诉协调、法律援助、专题曝光、数据报告、系列报道、电商快评、评测榜单、工商消保协同、媒体评论、全媒体发布等多元化、立体化方式直击,并重点关注以下四类中心报告上榜平台:(1)综合零售电商类:淘宝/天猫、京东、唯品会、拼多多、苏宁易购、亚马逊中国、国美互联网(国美在线)、当当网、返利网、蘑菇街、网易严选等;(2)垂直电商平台:贝贝网、美囤妈妈、途虎养车、莎莎网、乐视、小米、优购网、好乐买等;(3)跨境电商:淘宝全球购、天猫国际、网易考拉海购、小红书、洋码头、西集网、达令、海狐海淘、丰趣海淘、86mall;(4)生活服务平台:美团、饿了么、飞猪、携程、去哪儿、同程艺龙、马蜂窝、途牛、易到、ofo、摩拜单车,为全国电商用户“保驾护航”。

作者:admin 编辑:admin

版权声明:本文系凤凰彩票_凤凰彩票真的还是假的?_凤凰彩票官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